□本報記者 王成棟
  “一場大雨後,山洪夾雜著石塊傾瀉下來。”時隔16年,提起那場山洪,阿甲木迦還是心有餘悸,“我和鄰居楊安平家的房子全部被砸垮了。”
  阿甲的老家在石棉縣安順鄉安順村,山腳下就是大渡河。阿甲的房子在老熊頂山一處緩坡下。
  如今,房屋還在原址,只是早已換成了三層小樓,阿甲高興地說:“現在我們再也不怕山洪‘突襲’了。”
  這個彞家小寨的巨變,是緣於怎樣的轉機?
  過去:
  砍樹種莊稼 村民“跑山洪”
  楊安平拿出一張1998年秋季的照片,房子被山洪毀壞後,他和妻子準備去廣東務工,“臨走時留了個影。”
  照片中,他們身後不遠處就是大渡河和老熊頂山,河水泛著黃色,而山上只剩幾株野草,“連根能做拐杖的樹枝都找不到。”
  阿甲則回憶,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開始,安順村的不少農戶將山上的樹木砍伐後,開墾成農田,沒了樹的山體佈滿了一層紅壤,農戶們在紅壤上種下玉米、土豆。阿甲也不例外,將自家承包的15畝山地全部開墾。剛開始,一畝地還能收入500斤玉米或者1000斤土豆,按照當時的物價算,“一年總共只能收入2000多元。”
  不過,阿甲很快發現,隨著時間的推移,山地上的紅壤越來越少,幾年之後,土豆和玉米已經沒法種下去。
  而最讓村民們困擾的是,山腳下的大渡河也越來越“不安分”,“奇怪得很,夏天的水越來越多,冬天的水越來越少。”阿甲說,有那麼幾年,河水經常漫過山下的公路。而且,為了躲避山洪,村民們一遇到陰雨天就舉家到山下借宿,這也被形象地稱為“跑山洪”。
  如今:
  山清水秀 民富村美
  “石棉兼具山地地形,地表土層淺,開墾過程中稍有不慎就會造成水土流失。”雅安市林業局退耕中心主任羅萬勛介紹,像阿甲這樣“開墾山地—水土流失—土地廢棄—致貧”的惡性循環並不是個例。
  改變出現在1999年底,雅安全市被列入全國退耕還林試點區,石棉縣則是率先啟動退耕還林的地區之一,阿甲所在的安順村也被列入試點區。退耕還林成效明顯,此後的十多年內,石棉縣的森林覆蓋率從42%左右一路攀升至49.8%。
  回憶起十多年前退耕還林的情景,阿甲記憶猶新,那時,縣上和鄉裡來人,讓他在自家山地植樹造林,每畝給260元的補貼,“一開始我想不通,但是算了下,每年能拿3900元補貼,比種地強。”經過三年,他家的15畝山地綠化完畢。
  隨著退耕還林不斷深入、生態逐漸好轉,安順鄉提出了依托生態資源、紅色資源、民族資源發展鄉村旅游的思路。隨後,一座座農家樂、生態觀光園拔地而起。而阿甲在鄉上開了家餐館,一年收入十萬元左右,不少村裡人也紛紛效仿。
  12月2日,記者在石棉採訪時,正趕上當地舉辦首屆大熊貓國際生態旅游節,開幕儀式就在安順鄉安順場舉行。這幾年,由於石棉縣境內環境轉好,加上慄子坪自然保護區連續放歸四隻大熊貓,前往當地的游客也越來越多,阿甲家的餐館里常常人頭攢動,“生活比以前好多了。”
  (原標題:彞家小寨如何從“跑山洪”到民富村美?)
創作者介紹

膠紙

ux79uxky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