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凱 攝
  中新網北京10月23日電 (記者 高凱)10月23日,來自寶島臺灣的世界級舞蹈團體——雲門舞集亮相國家大劇院舞蹈節,著名編舞家林懷民的舞作《松煙》首次亮相與北京觀眾見面。這部作品是林懷民繼《行草》之後探尋中華書法美學的又一部佳作,雲門舞集一團的精英舞者們繼2012年《九歌》之後再度登上大劇院舞臺,用身體傳神地幻化出了水墨的無窮意韻,博得了觀眾熱烈的掌聲與喝彩。本次雲門舞集再創票房佳績,首演當晚歌劇院座無虛席。據悉,《松煙》將持續上演至10月25日。
  “松煙”裊裊盡綻
  “墨香”嫣然怡神
  《松煙》是林懷民“行草三部曲”中的第二部,2003年誕生時名為《行草貳》,去年更名為《松煙》,典故出自曹子建的詩句“墨出青松煙”。如果說《行草》是濃墨書帖,《松煙》則更像是清靈淡雅的山水。“我很喜歡《松煙》這個名字”,林懷民說:“和宋代才問世的油煙墨不同,松煙墨烏黑無光,入水即化,可以有很多濃淡乃至透明的層次,單是‘松’跟‘煙’這兩個字的意象就很美”。
  23日晚的演出中,在空靈而富有韻味的舞臺上,雲門舞者們身著朴素的黑、白舞服,緩慢深沉的呼吸吐納,時而突然發力,疾速舞動、踢打奔躍,頃刻間又恢復了輕柔曼妙,在剛與柔、急與緩、間接與直接、緊張與鬆弛之間取得了巧妙的平衡。變化萬千的舞姿由呼吸吐納聯接、延展和收縮,將舞臺變成了一個引力巨大的磁場,牽引了觀眾的呼吸。演出前半,兩名女舞者的一段雙人舞便展現了對身體肌肉的超強控制力,令人全神貫註,而後男舞者的群舞表演則凸顯了在積蓄力量後奔涌的爆發力,令觀眾贊嘆不已。舞者們的演出不僅是精準優美的表現,更是一種由內及外的精神修煉。據介紹,雲門舞者們每日不僅要修習打坐、太極導引、內家拳,林懷民還將書法加入了他們的課程當中,他說:“開始大家紛紛叫苦,不知不覺卻都上了癮,因為它和舞蹈很像,需要全身的投入,他們可以通過運筆體會運氣,用運氣來指導動作。這幾天到了北京,外面霧霾,大家就在房間里或獨自一人、或三三兩兩地練習書法。”
  空靈舞臺詮釋書法“留白”之韻
  約翰·凱奇“禪樂”洇染東方之美
  不同於《行草》以書法投影為景,也異與《狂草》中蜿蜒流淌的墨汁,《松煙》表達的是對“留白的領悟”。林懷民說:“《松煙》中無松無煙無墨,不像《行草》中有很多書法的投影,弄完後太實,太用力,生怕人家覺得自己不懂書法。松煙要講的是空靈,是留白。”《松煙》的舞臺背景,是放大的宋瓷“冰裂紋”投影,清透發光,散髮著玉一般的微妙潤澤,給人帶來視覺上“靜”的享受,白色的地板上,男舞者穿飄逸的黑裙、女舞者著纖柔的白褲,在這樣的背景下起舞,讓人自然而然地產生對於東方美學中“空”、“寂”、“無”的領悟。
  為整部舞作配樂的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前衛音樂家約翰·凱奇的作品。他的作品實驗性極強,觀念的實踐勝於對悅耳的服務。凱奇精研東方哲學。禪宗,易經深遠地影響了他的生活和創作。林懷民說:“你可能想像不到,凱奇東方色彩的樂曲和《松煙》配合起來簡直如皮膚和手套一樣恰切,東方味道強的不得了”。在舞臺上,極富禪意的音樂仿佛打開了觀眾所有的感官,舞者們運氣聲、發力聲、衣褲布料摩擦的聲音清晰可聞,正如林懷民所說:“樂曲飽含不絕如縷的‘氣’,能讓人感覺到時光的流動。”
  在演出結束後,林懷民特意安排了演後談與觀眾互動。他說:“《松煙》是橋梁,它找到了容易和觀眾產生共鳴的一個點,就是那種空白的、流動的呼吸的感覺”,而關於如何欣賞舞蹈,他也多次強調:“看舞蹈不是考試,不需要做功課、做準備,也不需要知道它是什麼,只需要全身心的去感受,舞者自然會把你帶到作品中的世界。”(完)  (原標題:雲門舞集亮相大劇院舞蹈節 寫意《松煙》墨香嫣然)
創作者介紹

膠紙

ux79uxky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