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日下午,在母親的陪同下,樂樂辦理了退學手續 本報記者 周金柱 攝
  翻過3米高的學校圍牆,推走了路邊一輛未鎖的自行車,又開走一輛啟動著的皮卡車,跑出30多公里。當得知這一切都是13歲的初一學生乾出來的時候,民警都驚獃了。而更為驚險的是,13歲的“駕駛員”開車載著3名同學會車時險些沖入三米水深的引渭渠,幸虧撞上了路邊一棵樹,才救了他們的命。
  學校來電:你娃偷了一輛車
   今年34歲的陳女士家住岐山縣,今年2月起,她把13歲的大兒子樂樂(化名)送到了武功縣神果私立學校上初一。陳女士說,這是一家全封閉的寄宿學校。3月31日晚10時許,她突然接到學校副校長侯亮打來的電話。“說我娃下午6點多翻牆跑出去了,問有沒有回家。”陳女士說,她當天壓根沒有看到兒子,“我找到第二天凌晨一點多,都沒找到。”陳女士說,第二天下午,侯亮打來電話說,娃回學校了,是打出租車回來的,他墊付了車費。
   陳女士以為兒子的一次逃學事件就這樣過去了,不想4月2日,她又接到了副校長侯亮打來的電話:“你娃偷了一輛車,人已經被派出所帶走了,你趕緊來。”
   陳女士說,她來不及多想,趕緊乘車趕到了離家50多公里遠的武功縣公安局蘇坊派出所。“民警說娃翻牆跑出學校後,偷了一輛皮卡車,後又出了事故,撞上了樹,車也被撞壞了,需要5000元維修費。”陳女士說,經過協商她交了3000元後把兒子領了出來,而當她準備送兒子回學校時,副校長侯亮讓她把娃先領回去。
  男孩自述:看見路邊啟動的車便開走了
   4月16日上午,記者和陳女士及樂樂來到神果私立學校。在校園後邊一堵3米高的圍牆外,樂樂說,當時他和其他3名同學就是從這裡翻出學校的。
   樂樂說,因為常被高年級同學欺負,他和同宿舍3名同學便想逃學。事發當晚7時左右,他們4個同學便翻牆逃出了學校。翻牆時,一名同學扭傷了腳,他們三個便攙扶著往前走,走出一公里左右時看到路邊停著一輛自行車,推著就走了,讓受傷的同學坐在車座上。沒走出多遠,他們發現路邊停放著一輛啟動著的皮卡車,便扔了自行車,由他開車載著其他幾人駕車走了。
   “一路上掛著四擋,開了近一小時。”樂樂說,他從未學過開車,只是去年開過一次,是在村內場院里。
  警方調查:開了30多公里 險墜引渭渠
   “這4個娃,一個12歲,三個13歲,都是未成年人。”4月16日,蘇坊派出所所長穆金海說,皮卡車的被盜地和事故地相距30多公里。3月31日晚,他們接到附近一村民報警稱,為了幹活,把啟動的皮卡車停在路邊開著大燈照明,他就在200米遠的地里幹活,沒想到車被偷了。第二天,警方在扶風縣絳帳鎮附近發現了被盜車輛。當時,車撞到路旁的樹上,再偏一點就衝進3米水深的引渭渠。由於4名嫌疑人均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,批評教育後均被家長領回了。
   “我開到絳帳鎮附近時,對面一輛車開著大燈過來,我眼前一黑就撞到樹上了。”樂樂回憶說,他們棄車而逃後,當晚在網吧過了一夜,第二天搭出租車回了學校。
  學校說法:經開會研究 4人要被勸退
   “沒掉進渠里,沒撞上人,就是不幸中的萬幸了。”4月16日,神果私立學校副校長侯亮說,經過學校領導開會決定,認為事情太嚴重,4名逃學的學生都要被勸退。
   無奈之下,陳女士只好為兒子辦理了退學手續。針對此事,學校是否應該承擔責任,侯亮說,如果學生是從大門走的,學校才有責任。
   昨日,陝西浩公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小東說,13歲學生屬於限制行為能力人,夜間外出學校沒有發現,學校應負有監管不力的責任,但不是全部責任。 本報記者周金柱  (原標題:13歲少年駕車載同學跑出30多公里)
創作者介紹

膠紙

ux79uxky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